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活动 >> 本所动态

恭谨敬业,矢志不渝;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陈国灿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发布时间:2018-6-14      来源:admin      阅读次数:1289

 

   2018年6月9日上午9 点,中国共产党党员、著名敦煌吐鲁番学专家及中国中古史专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首席专家、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暨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国灿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武昌殡仪馆举行。仪式由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党委书记刘礼堂教授主持,历史学院院长刘安志教授介绍陈国灿先生生平。

   出席陈国灿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的,有武汉大学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谈广鸣教授,以及来自校内外的百余名师生和亲朋好友。

   陈国灿先生去世后,日本魏晋南北朝史研究会、台湾“中国唐代学会”、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中国唐史学会、中国经济史学会、西北师范大学、长江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暨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暨唐宋史研究中心、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内蒙古大学历史系、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院、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厦门大学历史系、华中科技大学历史研究所暨国学研究院、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西北师范大学敦煌学研究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甘肃敦煌研究院、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甘肃教育出版社、故宫博物院古文献研究所、中国社科院敦煌学研究中心暨魏晋南北朝隋唐史研究室、新疆博物馆、新疆吐鲁番市文物局、新疆吐鲁番学研究院暨吐鲁番博物馆、陕西省西安碑林博物馆、新疆社会科学院杂志社《西域研究》编辑部、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新疆通史”编委会、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丝绸之路出土各族契约文献整理及其与汉文契约的比较研究”课题组,以及武汉大学党委书记韩进、武汉大学校长窦贤康、武汉大学党委副书记赵雪梅、武汉大学党委副书记沈壮海、武汉大学党政办公室、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武汉大学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武汉大学离退休工作处、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武汉大学旅行社等校内外单位和个人,纷纷通过唁电、唁函、挽联、花圈、花篮、电话、微信等方式,表达对陈国灿先生的哀悼与怀念。

   2012年,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学术专著《吐鲁番敦煌出土文献史事论集》一书“学术自述”中,陈国灿先生明确指出,他的一生坚守着一则信条,即“恭谨敬业,矢志不渝;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诚哉斯言!陈先生即使在去年8月生病动手术之后,仍以坚强毅力伏案工作,坚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的结项工作,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种“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矢志追求学术事业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永远激励后学奋进!

 

   附部分挽联、唁电、唁函:

一、挽联

1、厦门大学郑学檬教授等

 

       陈国灿先生千古

 

   治残书释蠹简披沙拣金兰台庋佳制

   琢璞玉熔浑金沥血呕心杏苑奉瓣香

 

                      厦门大学郑学檬 杨际平 陈明光 毛蕾敬挽

 

2、浙江大学梁太济教授

 

       陈国灿先生千古

 

   大青山下,大炼钢铁初识面,廿年共事;

   西子湖畔,戏论唐史曾聚首,四纪神交。

 

                     梁太济敬挽

 

3、北京王素、张弓、黄正建、孙晓林、刘涛、李方等先生

 

       陈国灿先生千古

 

   潜心中古,情系文书,吐鲁番方称巨擘;

   回首卌年,谊兼师友,珞珈山下哭先生。

 

                      在京唐门弟子共挽

 

4、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暨中国三至世纪研究所冻国栋教授

 

       沉痛悼念陈国灿先生

 

   通贯古今创吐鲁番学壮志未酬华章在音容宛在后生齐仰望

   名满中外治晋唐史事功德卓著道业存精神永存吾侪共缅怀

 

5、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系

 

       陈国灿先生千古

 

    横万里西域探吐鲁番文书,纵千年唐朝求历史学真知。

 

二、唁电、唁函

1、日本魏晋南北朝史研究会

 

弔 辞

 

陳国燦先生葬儀委員会 皆様:

 

   陳国燦先生の突然の訃報に接し、深く哀悼の意を表します。

   陳先生のご研究から、我々日本の研究者も大きな示唆をえて、魏晋南北朝隋唐史の研究を展開してきました。特に吐魯番文書等の出土文献をふまえたご研究は私たちを新しい研究手法や視点へと導くものでした。また、私たちが武漢を訪問した際にも暖かく接して下さり、皆先生のお人柄を敬慕しておりました。先生の研究及び教育の成果はこれからも忘れられることはないでしょう。

   日本魏晋南北朝史研究会研究者一同は、先生のご冥福をお祈りし、ご家族及び関係者の皆様に心よりお悔やみ申し上げます。

 

   陈国灿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日本魏晋南北朝史研究会

                       会長  葭森健介

                       副会長 伊藤敏雄

 

             川合 安、佐川英治、福原啓郎 他会員一同

 

2、台湾“中国唐代学会”

 

劉先生您好:

   驚聞陳教授國燦先生仙遊,深感悲痛!謹代表台灣「中國唐代學會」向陳國燦教授家屬表達哀悼與慰問之意,勞駕您代為轉達。

                                              陳登武敬上

3、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陈国灿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陈国灿先生于6月7日在武汉仙逝,不胜悲痛!

   陈国灿先生早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历史系,曾在内蒙古大学历史系任助教、讲师。1975年调回武大历史系任教,在唐长孺先生带领下,参与吐鲁番文书的整理工作,以后重点整理研究敦煌吐鲁番文献,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出版专著十余部,取得了卓越的学术成就,是蜚声海内外的隋唐史及敦煌吐鲁番文书专家。他先后参与了《吐鲁番出土文书》、《敦煌学大辞典》等传世之作的编纂工作。他还曾任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的副会长、常务理事、顾问等职,对学会的建设付出了极大的心力。是中国敦煌学最近三十年来的迅猛发展的历史见证人之一。他为人谦逊,专心学术,奖掖后学,多年来深得敦煌吐鲁番学界的景仰与敬重!

   陈先生的去世,是中国敦煌吐鲁番学界的重大损失!他对我国敦煌吐鲁番学与西域史地研究的贡献,将永远铭记在辉煌的学术史册之中!在这悲痛的时刻,我们对陈先生的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请向家属表达我们的诚挚慰问,敬请节哀保重!

   陈国灿先生千古!

 

                            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

                               2018年6月8日

4、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

 

唁 电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

暨陈国灿先生家属:

 

   惊悉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陈国灿先生于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不幸仙逝,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同仁不胜哀悼。先生长期致力于魏晋南北朝隋唐史、敦煌吐鲁番文书整理与研究,是唐长孺教授主持《吐鲁番出土文书》整理小组主要成员之一,在文书整理与历史研究两个领域均成就卓著,所著《斯坦因所获吐鲁番文书研究》、《日本宁乐美术馆藏吐鲁番文书》、《敦煌吐鲁番出土文献史事论集》、《论吐鲁番学》等著作,学力深厚,多所创获,深为学界同仁敬仰。先生之辞世,使学界失去一位学术上探索不懈的前辈学者,哲人其萎,痛惜之至。逝者已矣,尚望先生家属暨亲友节哀顺变。

 

                             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

                              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

 

5、中国经济史学会

 

安志院长:

   惊悉陈国灿先生仙逝,不胜哀痛。

   先生在敦煌吐鲁番文书整理与研究、中国古代史、中国经济史等领域成就卓著,称誉海内外;先生奖掖后学,可谓不遗余力。

   我谨代表中国经济史学会并以晚学名义,对国灿先生的逝世深表哀悼,并请先生家人节哀顺变。烦请代献花圈。

   陈先生永垂不朽!

                 

                           中国经济史学会   魏明孔 敬上

                                 2018年6月9日

 

6、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陈国灿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闻陈国灿先生因病故去,愕而悲痛。

   陈国灿先生曾于1975年至1985年,随唐长孺先生在古文献研究室(我院前身之一)整理吐鲁番文书;2009年至2012年,又再次与我院合作整理新疆博物馆新获纸文书,言传身教,犹然在目。陈国灿先生一生致力于隋唐史暨敦煌吐鲁番文书的整理和研究,道德文章,为世崇仰,蜚声海内外,骤然驾鹤西行,乃学林莫大损失。

   逝者安息,生者如斯。陈国灿先生千古!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2018年6月8日

 

7、敦煌研究院

 

唁   电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并请转陈国灿先生家属:

   

   惊闻著名隋唐史暨敦煌吐鲁番学研究专家、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顾问、武汉大学教授、敦煌研究院兼职研究员陈国灿先生不幸因病去世,老成凋谢,哲人其萎,我谨代表敦煌研究院全体同仁表示沉痛的哀悼。

   陈国灿先生毕生致力于敦煌吐鲁番文书整理与研究工作,孜孜矻矻,精勤不倦,蜚声海内外,参与编纂的《吐鲁番出土文书》系列图书,出版的《斯坦因所获吐鲁番文书研究》《敦煌学史事新证》《唐代的经济社会》等专著,以及近百篇有关敦煌吐鲁番学、中国古代史研究的论文,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平,对敦煌吐鲁番学的很多研究领域具有重要的开拓推进之功,为我国敦煌吐鲁番学研究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和关注。作为我院兼职研究员,陈国灿先生生前曾多次亲临敦煌莫高窟考察、讲学、参会,与我院老专家过从甚密,对我院中青年学者奖掖有加,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广博精深的学术造诣,精勤执着的治学精神,热情诚挚的为人作风,为我院学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陈先生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师长,一位业绩卓著的专家,一位和蔼可亲的朋友,这是我国历史学界、敦煌学界的重大损失。我院同仁为先生的逝世感到深切的哀伤!

   谨愿我敦煌研究院全体同仁的悼念之情化作心香一柱,奉献于先生灵前。

   烦请转致陈国灿先生家属,逝者已矣,务请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安息吧,尊敬的陈国灿先生!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

                             2018年6月8日

 

8、西北师范大学

 

唁  电

 

武汉大学:

   惊悉陈国灿教授不幸逝世,我们万分悲痛,专电致唁,并慰哀衷。陈先生是享誉国际的历史学家,一生淡泊名利,献身学术,笔耕不辍,为中国的敦煌吐鲁番学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赢得了史学界无数学人的景仰,我们谨向陈国灿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向陈国灿先生的家属表示亲切慰问,望节哀顺变。

   陈国灿先生千古!

 

                                 西北师范大学

                                2018年6月8日

 

9、长江大学

 

唁  电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

   惊悉吾师、中国共产党党员、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暨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国灿先生不幸因病逝世,我深感悲痛!特致电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陈国灿先生的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陈国灿先生是我国著名敦煌吐鲁番学专家及中国中古史专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首席专家。他一生致力于中国古代史暨敦煌吐鲁番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潜心探研,辛勤耕耘,硕果累累,为推动我国敦煌吐鲁番学的发展,尤其是吐鲁番学的创建与繁荣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陈国灿先生一生治学严谨,勇于创新,诲人不倦,桃李芬芳,是一位令人景仰的学者、老师。他注重科研与教学有机结合,授课深入浅出,循循善诱,极富亲和力与感染力,深受历届广大学生好评。我在武汉大学读书期间,有幸感受先生的谆谆教诲、耳提面命,让我如沐春风,终身受益。先生的逝世既是武汉大学的重大损失,又是我国学术界和教育界的重大损失,更让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良师益友。先生高尚的人格与崇高的学术风范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

   陈国灿先生精神永存!

                      

               长江大学校长:谢红星

                                    2018年6月9日

 

10、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唁  电

 

陈国灿同志治丧小组并陈国灿同志家属:

   惊悉陈国灿教授仙逝,北京师法大学历史学院全体师生不胜悲痛。

   陈国灿先生是享誉海内外的敦煌学名家,以耄鮝之年受聘我院“985”特聘教授,为推进学院教学、科研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为人治学堪为“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楷模,深受全院师生爱戴与推崇。

   陈国灿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历史学界的重大损失。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对陈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并向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2018年6月8日

 

11、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

 

冻老师:您好!

   惊悉陈国灿先生不幸去世,深感悲痛!谨代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古代史全体教师及我个人对陈先生不幸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请代向陈先生的家属致哀和诚挚的慰问。

   并请您转告治丧小组,代表我们在告别仪式上敬献花圈。   

 

                          宁欣

                        2018年6月8日

 

12、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暨唐宋史研究中心

 

沉痛悼念陈国灿教授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惊悉贵院陈国灿教授于2018年6月7日驾鹤西归,我院同仁表示沉痛哀悼。陈国灿教授是著名的敦煌吐鲁番学专家和魏晋隋唐史专家,丰硕成果嘉惠学林,天下桃李远播芳名。陈国灿教授是已故唐长孺先生开创的武汉大学中国中古史和敦煌吐鲁番研究团队中的重要成员,不仅为贵院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做出过杰出贡献,也为整个中文学术界在相关领域赢得了国际声誉。我院前辈学者如已故沙知教授等与陈国灿教授有着深厚的学术情谊,我院的唐宋史学科建设也多获益于陈国灿教授的研究成果。陈教授的逝世,令我们深感痛惜!

   请转达我们对陈教授家属和同事、弟子的诚挚慰问。我们愿与你们一起深切缅怀陈国灿教授的卓越成就与顽强精神。

   陈国灿教授千古!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

暨唐宋史研究中心

2018年6月9日

 

13、首都师范大学李华瑞教授

 

   惊闻陈国灿先生逝世,至感悲痛。先生是著名的吐鲁番敦煌学、隋唐史专家,晚学多次聆听先生教诲,受益匪浅,近年亦得先生厚爱,视为忘年。先生遽归道山是中国古代史学界的巨大损失,谨向先生的家属门人致以最深切的哀悼,并请节哀珍重!

   陈先生千古!

 

               晚学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李华瑞 敬挽

                            2018年6月10日

 

14、故宫博物院古文献研究所

 

武漢大學歷史學院

陳國燦先生治喪小組:

 

   驚悉陳國燦先生二○一八年六月七日下午因病不幸逝世,昊天不弔,梁崩哲萎,故宮博物院古文獻研究所全體同仁與我個人不勝哀悼!謹向先生家人與戚舊轉致深切之慰問!

   國燦先生係著名歷史學家和敦煌吐魯番學研究專家,在中國中古史和敦煌吐魯番學研究領域,成果豐碩,貢獻卓著,向為學術界景行高仰。先生之不幸辭世,實係學術界之重大損失。

   我與國燦先生亦師亦友,在學術領域,特別是在敦煌吐魯番學研究領域,一直深受國燦先生之鼓勵和提攜,心中銘感,不一而足!故先生之不幸徂喪,從我個人而言,亦無限歎惋!悲夫!

   國燦先生千古!

 

故宮博物院古文獻研究所

王素 敬電

二○一八年六月七日

15、中华书局柴剑红编审

 

悼 国 灿

 

   武汉大学陈国灿教授于7日下午4时25分不幸病逝。陈兄虽然高龄,但一向身体健朗,耄耋之年还常常奔波于吐鲁番盆地进行学术考察。我结识国灿兄三十余年,始终感佩他的治学精神,惊闻他逝世噩耗,于十分悲痛之际,吟此小诗以表达悼念之情。

    故人西逝黄鹤楼,学界痛失好师友。

    追昔红楼理文书,君是唐公左右手。

    抚今绿洲探史迹,足健堪与青年侔。

    数赴宝岛传学术,几涉交河显风流。

    千里老骥难伏枥,愿为丝路添新俦。

    音容顿失遗著在,国灿文章利千秋。

 

柴剑虹2018.6.8 于北京

 

16、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

 

   惊悉陈国灿先生不幸病逝,我们万分悲痛,谨表示沉痛哀悼,并敬请家属节哀珍重!

   陈国灿先生千古!

 

中国社会科学院敦煌学研究中心

历史所魏晋南北朝隋唐史研究室

2018年6月8日

 

17、河北社会科学院孙继民研究员

   

   惊闻陈师噩耗,不胜哀痛之至,去年10月武汉晋谒,尚见陈师病体初癒,恢复差可。今年4月珞珈盛会,忻闻陈师宏论,内忧略安。不意突接讣告,痛失良师。我因出差外地,难以赴汉送别,请向陈师母转致痛悼之意,并望节哀。

   陈师千古!

                                孙继民哀上

 

18、郑州大学历史学院

 

唁  电

 

陈国灿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陈国灿先生不幸逝世,震悼殊深!陈国灿先生毕生致力于中国历史学的发展,治学严谨,精勤不倦,不仅为魏晋南北朝隋唐史和敦煌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而且还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学术带头人。他的辞世,是中国人文社科学界的重大损失。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全体师生将永远怀念陈国灿先生,缅怀他爱国奉献、身正为范的高尚情操和严谨求实、执着追求的治学态度,他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谨此为陈先生的逝世深表哀悼,并代向陈先生的家属转致慰问,敬请节哀顺变!

   肃此电达。

 

                             郑州大学历史学院

2018∕6∕8

 

19、郑州大学历史学院高凯教授

 

唁  电

 

陈国灿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国灿先生不幸逝世,小侄不胜哀痛!!!

   陈师叔毕生致力于中国史学的研究,不仅他治学严谨,精勤不倦,而且还满腔热血地培养和爱护了一批优秀的年轻学者。他的离世,是中国历史学界的重大损失!他高尚的情操,孜孜不倦、毕生以求的探索精神和谦虚谨慎、诲人不倦的人格魅力。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谨此对陈师叔的逝世深表哀悼,并向师叔的家属诚致慰问,万望节哀顺变!!!

   陈师叔千古!

 

                             晚生:高凯

                                       敬挽

2018∕6∕8

 

20、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

 

唁   函

 

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暨先生家属:

   惊悉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暨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国灿先生不幸逝世,不胜哀痛!

   先生是著名的敦煌吐鲁番学专家,一生致力于中国古代史暨敦煌吐鲁番学的教学与研究,硕果累累,为我国敦煌吐鲁番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而卓越的贡献!先生的逝世是史学界特别是中国敦煌吐鲁番学界重大的损失。

   先生生前对我校的中国史学科建设,多年来给了极大的关心、帮助与支持,在此我们对先生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愿先生在天之灵安息!请先生家属节哀!

 

                                          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

                                        2018年6月8日

21、南京师范大学李天石教授6月8日唁函

 

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及陈师母:

   获悉陈先生不幸病逝,不胜震惊哀痛!先生一生致力于学术教育事业,硕果累累,桃李满天下,为中国的史学特别是敦煌吐鲁番学做出了重大而杰出的贡献。学生自上世纪在陇上开始得受先生教诲,至今已三十五年,先生一直的关心教诲与支持,终生难忘!学生当以先生为榜样,生命不息,学习奋斗不止!愿先生安息!谨请师母亲属节哀顺变!

                                                    南京师范大学   李天石敬上

 

22、厦门大学历史系

 

唁  电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陈国灿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悉陈国灿先生不幸逝世,噩耗传来,我们万分悲痛。谨代表厦门大学历史学系全体师生表示沉痛哀悼,并向陈国灿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陈国灿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在隋唐史、敦煌吐鲁番文书等领域皆有精深研究,取得了大量有影响力的学术成果。陈国灿先生一生教书育人,著述宏富,建树良多,素为学界景仰。陈国灿先生还积极参与中国古代史领域的学术活动,广泛开展学术交流,为推动学术研究和发展做出了许多无私的贡献,也使我们受到很大教益。陈先生的逝世是学术界的巨大损失。

   敝系郑学檬教授、杨际平教授、陈明光教授等先生,均与陈先生知交多年,友情深厚;隋唐五代史方向诸同仁,更深受先生学泽恩惠。闻知先生仙逝,皆同表哀悼,谨向贵院及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仁者永寿,智者长存。愿先生安息。

 

厦门大学历史系

2018年6月8日 

 

23、华中科技大学历史研究所、国学研究院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

   

   惊悉著名历史学家陈国灿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表悲痛,特致电表示深切悼念!谨向陈国灿先生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陈国灿先生千古!

 

华中科技大学历史研究所

华中科技大学国学研究院

   2018年6月8日

24、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唁  电

 

惊闻陈国灿先生仙逝,经济与管理学院特发唁电表示哀悼,唁电如下:

 

   承史中绝学推陈出新,掘国之瑰宝重现灿烂!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2018年6月8日

                      

25、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唁  电

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

   惊悉著名历史学家陈国灿先生仙逝,专电致唁深表哀悼,并对亲属致以深切慰问!

   陈国灿先生是我国杰出的中国中古史暨敦煌吐鲁番学专家。他学风严谨,潜心探研,硕果累累,为我国的史学研究和教学做出了突出贡献。先生的逝世,是学界的一大损失,也令我们深感悲痛。川大师生将深深缅怀先生的学问和风范。

   陈国灿先生千古!陈先生家属节哀!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二〇一八年六月八日

 

26、内蒙古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

 

唁  电

 

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

   惊悉陈国灿先生逝世,内蒙古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全体师生万分悲痛。谨以此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并向陈国灿先生亲属表示最诚挚的慰问。

   陈国灿先生自1958年研究生毕业后,即支边来内蒙古大学历史系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史教学及北方民族关系史研究,直至1975年调回武汉大学。陈先生在内蒙古大学工作期间,宽以待人,平情应物,诲人不倦,兢兢业业,始终奋斗在教学科研第一线。陈先生把一生中最年富力强的18年贡献给了内蒙古大学,为内大历史系的教育教学和科学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赢得了师生们一致尊重和交口赞誉。陈先生调离内蒙古大学之后,仍始终关心并全力支持内蒙古大学历史系工作和发展。先生对内蒙古大学历史系的付出和贡献,令全体师生感铭在心,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优秀的前辈和师友深感万分痛惜。

   陈国灿先生千古!

 

内蒙古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
2018年6月8日

 

27、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院

 

唁  函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惊悉贵院资深教授陈国灿先生仙逝,万分悲痛!

   陈国灿先生是享誉世界的著名史学家,特别在敦煌吐鲁番学研究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泽被学林;我院三代学人一直深受先生的帮助和提携,先生的高深学品和高尚人格一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衷心希望先生开创的我们两院之间密切学术联系继续加强,共同将先生的事业发扬光大,以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

   先生的去世是我国学术界,更是世界敦煌吐鲁番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也失去了一位高山仰止的前辈!呜呼哀哉!

   在此谨代表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院全体同仁,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对先生的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请代向先生家人表达我们诚挚的问候!

 

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院 院长 王欣

              2018年6月8日

 

28、陕西西安碑林博物馆

 

刘安志院长并转陈国灿先生家属:

   夜雨未息,晨闻噩耗。惊悉陈国灿先生弃离此世,震悼不已。陈国灿先生乃武汉大学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教授,与我馆素有学术来往,为加强彼此间的联系付出了巨大心血。先生精研敦煌吐鲁番文书,论学严谨,在中古史领域声誉卓著,为学界泰斗,此举世所公知。先生为人正直,而遇物有情,爱才惜才,大力擢拔后学,则凡接清光,永志不忘。黯然神伤,短文致唁,仍望节哀珍摄。

 

                                  西安碑林博物馆

                                  2018年6月8日

 

29、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

 

唁  电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惊闻陈国灿先生不幸仙逝,心中万分悲痛,忆及三十年来,得先生教诲、闻先生高论之种种,恍如昨日,不禁潸然泪下,我谨代表个人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向先生家属表示深切的慰问。先生早年在唐长孺先生指导下学习,继袭唐先生之学术衣钵,一生精研学术,于敦煌吐鲁番文献、西北历史地理、魏晋南北朝史等领域有不凡建树,著作等身,嘉惠学林。先生多年讲学于珞珈山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培育了门下众多俊彦,至今已多为学界骨干,堪称一代师表。

   陈国灿先生生前曾以深厚的学养、高尚的品格,担任本所学术委员会委员,从珞珈山下的武汉大学,到黄河之滨的兰州大学,先生不辞辛劳,以深厚的学埴、高尚的人品,多次莅临我所指导、授课、讲学,所中学人学子得以随侍问学,亲承教泽,也为本所的科学研究方向、人才培养模式等等给予了亲切的指导,与我所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今先生一去而天丧学界耆宿,天山瀚海为之含悲,珞珈汉水为之哽咽!

   陈国灿先生千古!

 

                              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  郑炳林

                                  二○一八年六月八日

 

30、西北师范大学敦煌学研究所

 

唁  电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惊悉陈国灿先生不幸仙逝,不胜哀悼!

   陈先生终生致力于敦煌吐鲁番学研究,成果卓著,为我国中古史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在国际上享有崇高的声誉和威望。陈先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与西北师范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开展学术交流,积极推进研究所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学术交流等各项事业的发展。敦煌学研究所对此铭感在心,永远怀念。

   陈国灿先生千古!

   谨此一并向陈先生的家属致以诚挚的慰问!

 

西北师范大学敦煌学研究所

2018年6月8日

 

31、甘肃教育出版社

 

唁  电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陈国灿先生治丧办并陈国灿先生亲属:

   惊悉陈国灿先生仙逝,不胜震惊和悲痛。陈先生是著名敦煌学家,他的治学精神和学术成就将永远嘉惠学林,激励后学。陈先生所著《敦煌学史事新证》(敦煌学研究丛书)由读者出版集团所属甘肃教育出版社出版,2004年荣获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为甘肃出版事业赢得良好声誉。今陈先生遽然西归,是我国敦煌学界一大损失,也使甘肃出版界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兹特致唁电,表示沉痛哀悼,并向陈先生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甘肃教育出版社

                             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

 

32、新疆社科院杂志社《西域研究》编辑部

 

唁  电

 

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

   惊闻陈国灿先生因病仙逝,谨致沉痛哀悼,并向家属致以亲切慰问。

   陈国灿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敦煌、吐鲁番学专家,为我国敦煌、吐鲁番学研究事业做出了贡献。他的逝世,是我国敦煌、吐鲁番学界的重大损失。

   陈国灿先生是我们的优秀作者,自1995年始在我刊发表许多论文,包括《新出吐鲁番文书的意义及其历史价值》在内的重要论文都刊发在《西域研究》上。陈国灿先生1998-1999年还曾担任《西域研究》的编委,一直关心、支持着刊物的发展。近几年陈国灿先生是我们的双向匿名审稿专家,认真、负责地为我们杂志评审稿件,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作者、好师长。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陈国灿先生千古!

                       新疆社会科学院杂志社《西域研究》编辑部

                                2018年6月8日

 

33、《新疆通史》编委会

 

唁   电

 

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

   惊闻陈国灿先生因病仙逝,谨致沉痛哀悼,并向家属致以亲切慰问。

   陈国灿是我国著名的敦煌、吐鲁番学专家,成果丰硕,功绩卓著。他的逝世,是我国史学界,特别是敦煌、吐鲁番学界的重大损失。

   陈国灿先生生前一直支持、参与《新疆通史》的编纂工作,出席各种会议,献计献策,并亲自主持完成了《唐安西都护府史事编年》。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他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陈国灿先生千古!

 

                               《新疆通史》编委会

                                 2018年6月8日

 

34、新疆吐鲁番市文物局、吐鲁番学研究院、吐鲁番博物馆

 

唁  电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陈国灿先生治丧小组:

   惊闻陈国灿先生仙逝,不胜伤悼。

   陈先生是享誉世界的敦煌吐鲁番学专家,一生精勤不倦,著作等身。在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家国情怀的担当和无私奉献的大爱精神。知行合一是先生的毕生追求,近年来,他还以八十多岁高龄,迎着烈日酷暑,涉戈壁,走荒野,踏查吐鲁番的古代城址。作为吐鲁番学研究院专家委员会的委员,时刻关心着吐鲁番文物事业的发展,并为吐鲁番学后辈人才的成长付出艰辛的努力。先生的辞世,是敦煌吐鲁番学界的重大损失,他的业绩和美德将流芳百世。

   在此,谨向陈先生的家属表示深切慰问并请节哀。

   陈国灿先生千古!

 

吐鲁番市文物局  吐鲁番学研究院  吐鲁番博物馆

            2018年6月8日

 

35中国台湾大学高明士教授6月8日电邮:

 

安志教授:

   敬聞國燦先生噩耗,不勝唏噓!

   從94年認識國燦先生以來,一直視為兄長,在台有多次相處,總覺身體硬朗,百歲人瑞應無問題,其仙逝令人驚訝。

   國燦先生在敦煌學之成就,海内外敬仰,從古文書之解讀至考古之足跡,均留下永懷難忘恩德。

   6月9日之告別式,因路途遙遠,不克前往哀悼,屆時請吾兄在國燦先生靈前代致哀意。

 

36日本德岛大学葭森健介教授

 

刘安志先生:

   您好!来函收悉,谢谢!

   今天从来函中得知陈国灿先生仙逝的噩耗,不胜惊愕,不胜悲哀。

   我还留下了1992年跟谷川先生一起赴武大见面陈先生的美好的记忆。陈先生温和的人品让我们的紧张的情绪缓和下来。先生的据出土资料探求史实的研究方法非常启发我们。

   我作为一个长期承蒙 先生关照、指教的晚辈,对先生的逝世感到莫大的悲痛。

   附件是我们日本魏晋南北朝史研究会的唁电。请代我们向陈先生家属以及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的同仁致以慰问。

 

37、日本大阪大学荒川正晴教授

 

劉安志 先生:

   大阪大学の荒川です。さきほど、猪原君より陳国燦先生が逝去されたことをお聞きしました。

   先生の突然の訃報に接し、大変に驚くとともに、心より哀悼の意を捧げます。

   明日が告別式と伺いましたが、式に参列もできずに申し訳ありません。

   陳国燦先生とは、生前、日本でお会いすることが多く、いつも研究についてご教示頂いていました。

   直接に哀悼の意をお伝えする手段も分からず、大変に失礼ながら、このように劉先生にメールをお送りしています。どうぞ、武漢大学や研究所の諸先生方によろしくお伝え下さい。

   取り急ぎ、お悔やみ申し上げ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