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活动 >> 本所动态

浙江大学孙英刚教授来我所讲学

发布时间:2020-12-1      来源:admin      阅读次数:105

  2020年11月28日晚上7点,浙江大学历史学系孙英刚教授应邀在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会议室作了题为“佛本生故事的犍陀罗起源”的学术讲演。讲座由刘安志教授住持,魏斌教授、吕博副教授及硕、博士研究生参与了本次活动。

  如何开拓研究领域是当下中古史学者都要面临的问题,孙老师认为,可以扩大我们的学术视野,在更大的知识背景下来思考中古史,或许能够看到不一样的历史面相。因此,他以“佛本生故事的犍陀罗起源”为例,讲述了域外文化如何影响中古中国的问题。

  佛陀本生故事和佛传故事是犍陀罗佛教艺术的重要主题。佛教的生命观以轮回为核心理念,佛陀之所以成为佛陀,是因为他经历了累世的修行,积累了无尽的功德。本生故事就是佛陀前生的故事,即释迦牟尼在过去轮回中修行菩萨道的事迹。佛本生故事数量很多,巴利文文献记载了多达500多种,汉文文献中也有不少佛本生故事。佛本生故事大约在公元前二三世纪出现于印度本土,到贵霜时代才形成文本。根据出土的犍陀罗浮雕来看,很可能是由大乘佛教的知识分子为宣传而不断创作和宣扬的。尽管释迦牟尼很可能从来没到过犍陀罗,但很多佛本生故事发生的地点被放在了犍陀罗。通过佛本生故事再造圣迹,是犍陀罗塑造自己佛教中心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4世纪,中国西行求法高僧法显到访犍陀罗地区,他的游记记载了他在犍陀罗见到的本生故事雕像。7世纪,玄奘来到犍陀罗,也目睹了当地众多的本生故事浮雕。

  孙老师运用丰富的知识和大量图像,为大家讲述了几种著名的佛本生故事,如睒子本生、弥兰本生、舍身饲虎本生、须大拿太子本生、燃灯佛授记等。其中,燃灯佛授记尤为重要,这一佛教艺术主题在印度本土并不存在,在犍陀罗地区却有很多发现。故事讲述的是燃灯佛为未来的释迦牟尼佛授记(预言后者将在未来成为新的佛)的事。燃灯佛授记既被视为佛本生故事,也可以被视为佛传故事的开端。燃灯佛授记的观念与佛教在犍陀罗地区的重塑有密切关联,所以带有强烈的地方色彩。有关燃灯佛授记的本生故事,广泛记载于佛教典籍,比如《增一阿含经》《修行本起经》《佛本行经》《般若经》《法华经》等。犍陀罗艺术中展现的燃灯佛授记画面,基本上能从文本记载中找到依据,文献记载和图像信息相互印证。通过对犍陀罗地区佛教的研究,对我们理解中古中国的佛教、艺术及相关的政治文化等都有很大的帮助。